造作北京三店仅剩一家 网红家居或遭“生死局”

来源:中国都市商界网 编辑:Dswhj 2020-06-08 14:14
5月的最后一天,在抖音红人罗永浩的直播间里,出现了“造作”的身影。茶花套碗、8点椅,两款造作新家经典的产品,被老罗特别介绍。在讲解完这两款产品后大约1小时,屏幕上显示的数据是,已售出700多套和200多把。面对两款产品差不多打完6折和7折的价格,直播间里的粉丝们似乎也没被...


5月的最后一天,在抖音红人罗永浩的直播间里,出现了“造作”的身影。茶花套碗、8点椅,两款造作新家经典的产品,被老罗特别介绍。在讲解完这两款产品后大约1小时,屏幕上显示的数据是,已售出700多套和200多把。面对两款产品差不多打完6折和7折的价格,直播间里的粉丝们似乎也没被老罗的舌灿莲花说动下单。

造作,这个备受关注的品牌,曾被老罗称为“迄今为止,我觉得最有希望成事儿的中国新兴的城市家居/家具品牌。”

距离2017年5月的B轮融资,已经3年,造作没有传来任何新的融资消息。这个曾经的明星创业公司,如今在百度搜索关键词,联想出来的第一条就是“造作家居快要倒闭”。

而Z Media也了解到,造作北京曾经的三家店面,目前仅剩颐堤港店,这也是造作的首家线下门店。2018年在西红门荟聚开出的新店,仅运营了两年,于4月26日撤店,悄然离场。此外,其位于长楹天街的店铺也早就结束了合同,关闭了。

到底怎么了?

造作新家北京颐堤港店

上一条有关造作的大规模消息还是在2019年2月底,某自媒体报道“这家企业闪电裁员,裁掉了2/3的入职两年以内的员工,涉及百余人”。尽管造作方面回应称:“这是不实报道,已经和媒体交涉。”但家居圈内圈外,有关造作资金链紧张、大面积关店的传言还是四起。

自2014年9月1日造作团队成立,这家已经走过了5年的网红品牌,似乎来到了一个“生与死”的路口。

交货慢 服务差 质量堪忧

消费者频频投诉

进入新浪微博“造作新家官微”页面,并不活跃的转发和留言中,还能在部分微博的下方,发现消费者的投诉。

一位名为“Mr-四夜On-the-road”的用户在5月24日留言,“你们发货速度简直太慢了,体验太差,年前定的延期了三次,又给拖到6月底了……”而面对官微“由于种种原因的发货延迟”的解释,这位网友并不买账,回复称“不能按期发货,就做好下单前的预警提示,提前告知,而不是让人下单后一而再再而三的延期发货。”

造作新家官微截图

一位名为“爱立”的网友也于4月14日留言,“快倒闭了,货都发不出来,半年多了没发货。”在线下店购买的产品,同样遭遇了发货逾期,网友“德和之一颗卤蛋”发微博称“话说疫情过后,在你们线下店买的两件家具,不到3月份买的,现在已经5月中旬,而且还在逾期发送日期,两件还不是同时发货,而且客服态度很差,请问往哪里投诉?”该网友10多天后继续发微博称“又推迟到6月12日发货,你们真的够了”。

造作新家官微截图及网友微博截图

发货延迟是造作一个典型的槽点,并不是近期才发生的。不可否认的是,今年初因为疫情的影响,许多品牌的生产、物流都受到了影响,但也有大量品牌已经逐渐步入正轨。在网友的投诉中我们看到,造作一而再再而三的延期,而且并没有在消费者购买前,做好充分的提示。

除了迟迟不能发货的牢骚外,产品质量、售后都有消费者在微博留言吐槽。一位名为“二朝八蛋”的网友评价了五个字——“售后太烂了”,这位网友之前还留言“售后什么都不管 要买的请留神”;一位名为“Mikkoooooooo”的网友对一款蝴蝶茶几的质量很无奈,写道“桌面掉漆根本不能用”,而面对官微“有和客服反映吗?”的询问,该网友写道“反映过换了一个新的,但还是一样的掉漆。后来就没有再联系,认了。。。”不难看出,网友语句里透露出的些许无奈,Z Media在造作官网上查询得知,这款蝴蝶茶几售价1299元。

造作新家官微截图

从互联网到家居

名校MBA毕业生的演讲稿

在网络上,铺天盖地的都是有关造作创始人舒为的报道,这位美国斯坦福大学MBA,曾经的互联网高管、创业明星,一头扎进了一个她完全不熟悉的领域。

造作高管团队,居中者舒为

舒为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,“在互联网行业,大家是举着锤子到处找钉子,只会担心钉子不对,锤子砸错地方。但在家居领域,大家不是到处找钉子,而是到处找锤子,满地都是钉子,只要你的锤子够大,闷着头锤就是了。”舒为的比喻中,锤子代表资源,而钉子代表问题。用资源能解决问题,商业逻辑就能成立。

舒为认为,“造作的核心竞争力,并不仅仅在于设计,品牌的背后是一整套宏大的产品管理体系。造作从用户端发起调研,做各种量化分析,做材质定义,做功能定义。各类定义完成之后,我们再做整体研发,这是一套复杂的流程。一个产品从想法到落成,中间会经历漫长的过程。市面上大多数公司很难真正去模仿这套机制。”

据说,就连马云都评价:这是带着“名校MBA毕业生烙印”的演讲稿。

在舒为看到的家居领域的产品设计、供应链等问题,其实这些年也一直在改变。且不说各种中国原创设计师的崛起,就连国内许多品牌企业在产品设计、研发上的投入也在逐年增加。再加上“设计”一词在家居行业的受追捧,居然之家、红星美凯龙等卖场龙头的扶持,许多大厂对供应链的梳理,看似落后、初级的家居领域,其实早就不是当初的模样了。

定价高 库存多

购物中心实体店压力山大

6月3日下午15点至17点,Z Media记者在颐堤港商场地下一层的造作新家门口观察发现,近两小时的客流总量为11人,逛店顾客多为年轻情侣,人均逛店时长约为5分钟,无购买和成交。Z Media记者进店看到,线下店铺的优惠及促销活动较少,导购员并没有主动热情接待顾客,消费者基本都是自己单独在看,没有导购讲解。

造作新家北京颐堤港店内部

在造作新家官网上查询得知,目前造作线下实体店均位于高级购物中心,北京颐堤港、深圳万象天地、杭州大悦城……高昂的租金压力可见一斑。某国内一线家具品牌销售总监表示,“坪效比”一直以来都是商业零售最重要的考核指标。据造作公开的数据显示,店铺的形式多为1000平米的形象旗舰店或400平米的标准店,其门店综合坪效超过4万元,客单价接近3000元。

Z Media也简单的算了一笔账,以造作400平米的标准店来计算,按照综合坪效,门店年销售额平均为1600万元。这就意味着,每个月造作门店需要达到133万元的销售额。以客单价3000元计算,每月至少要有443位以上的顾客产生购买行为,但家具又是一个低频消费的品类。而据Z Media的实地探访观察,造作要达到这一水平还是有一定难度。

有不愿透露姓名的某从事家具制造业多年的业内人士告诉Z Media,造作产品的设计没问题,但定价过高,和宜家、无印良品相比,高出了太多。刚刚毕业的年轻人买不起,有钱的年轻人又不太看得上造作的品质,因此造成了两头的尴尬局面。该人士还表示,“造作所标榜的供应链,是找了许多南方的家具大厂,但这些大工厂都是按订单生产的,所以库存成本都会积压到自己身上。造作供应链薄弱,并且货期时间也不能保证,经常断货,或者很长时间发不出货。”

另一位不愿具名的某家具品牌中国区负责人表示,“从去年就听说了造作资金链紧张、拖欠供应商货款的传言,因为产品销售不好,现金流很差,库存压力也不小。”

值得注意的是,自去年开始,造作开放了加盟业务,宣布在新一线和二线城市招募合作伙伴,并直指目标“一人一城,1000个伙伴”。

此外,造作还于今年开始提供“免费”的全屋设计服务,只要“预先购买造作新家卡达5000元”,就可享受该项服务。

造作无回应

仍将继续关注

针对关店情况和市场的种种传言,Z Media于6月5日联络了造作方面,CMO王赋在收到Z Media的采访提纲后,截至发稿之日,并未回复。

Z Media还将持续关注。


Alternate Text
微信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