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流心不競,云在意俱迟

来源:安徽社会网 编辑:Dswhj 2019-08-23 21:38
 ——读沈常友画作 中国画是一种隐喻的艺术,它源于自然,却又不同于自然;以我观物,赋物予我之色彩。它不要求绘画者拘泥于物体的形象,而是强调要抓住其特征,加以适度的夸张和突出,超越形似的窠臼,在似与不似之间来渲泄自己的情感。所以它不仅仅是自然形象的描绘,更是一种情怀的抒发、...
 ——读沈常友画作
 中国画是一种隐喻的艺术,它源于自然,却又不同于自然;以我观物,赋物予我之色彩。它不要求绘画者拘泥于物体的形象,而是强调要抓住其特征,加以适度的夸张和突出,超越形似的窠臼,在似与不似之间来渲泄自己的情感。所以它不仅仅是自然形象的描绘,更是一种情怀的抒发、一种性灵的展示:


  
 孤寂的树石可以代表高洁的灵魂;白眼的鱼禽可以发泄心中的愤懑;瑰丽的云山可以彰显器度的奇伟,冷峻的松崖可以传达刚毅的内心……这就是中国画魅力的所在。


  
 吾兄沈常友,字石源,别号寒香斋主,江苏南京人,生于西元1963年。他幼嗜丹青,矻矻于笔砚间几五十载,先入古法,学石涛、八大山人,后学黄宾虹。擅长山水、花鸟、尤精于墨竹、雄鸡。
 他笔下的雄鸡,尾羽高张、瞠目投足、神气弥满、凛然独立,有一种“虽千万人吾往矣”的大无畏气魄。


  
 他画的墨竹,枝干浑圆秀劲、富有张力;竹叶劲峭挺拔、丰腴舒展。如沐春霖,如披夜风,如饮晨露,好像笼罩着一层淡淡的、透明的月光。
 他的山水画境界也极弘大,危岩高耸、孤树欹生、闲云自驻、江水静流。大块峰峦占据的画面上,除了偶有象征人迹的孤帆和空亭,绝少有人物的出现,在庄严与宁静中让人隐隐品味出一丝神秘、一份焦虑、一种无言的悲凉哀伤。
 常友深居寡言,绘事之余,对古代瓷器收藏颇多,研究甚深,虽残瓷碎片,一望而能断其年代、真赝。长期浸淫于古物,使其眼光犀利,审美独特,对绘画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。


  
 昔人云“因年而进,虽大家亦然”,常友年届耳顺,近来绘画渐臻妙境,可喜可贺,故为是文以记。
 
 金陵叶伯瑜
 2019年2月1日夜


Alternate Text
微信客服